Welcome to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13730537272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李经理
phone:
13730537272
QQ:
13730537272
ADD:
河北衡水

杭州水泥毯

author: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3-12 10:01:02

本文由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武胜水泥毯相关内容。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专业提供永胜水泥毯,宁蒗水泥毯,华坪水泥毯等多项产品服务。本公司长期从事该行业多项服务支持,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已成为行业服务的佼佼者。

武胜水泥毯1.天下奇人奇事何其多,有个行走于天下间的老郎中,带着个可爱的小药童四处替人治病,本来是大好事一件,老郎中虽穿的平平淡淡,可看起来仙风道骨,就算驼背也丝毫不影响老郎中的高人风姿,可医术总比不得这外貌,每次治病都给别人乱开方子,不说什么药到病除,连最常见的风寒都治不好,可偏偏这老郎中就好给别人看病,渐渐的天下人都送了这个老郎中一个庸医的绰号。长得跟瓷娃娃般可爱的小药童每次听见有人笑话自家师傅庸医时,总要踮起脚大声反驳别人,“我家师傅才不是庸医呢,我亲眼见过师傅救活过死人,亲眼见过。”而老郎中听见有人笑话他是个庸医,他也不恼,反而笑呵呵的看小药童与那些同龄人争论。杵着拐杖的老郎中与小药童慢慢走在一片小树林中,老郎中身旁的小药童明显还在为刚刚的争执怀恨在心,背着小药箱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好像因为自己没有说服别人而感到自恼。走在一旁的驼背老郎中看着小药童那生闷气的模样,呵呵笑了两下,伸出手摸了摸小药童的脑袋,小药童明显还在赌气阶段,哼了一声,躲开了老郎中伸出的手,抖了抖背后沉甸甸的小药箱。脸上沟壑纵横的老郎中反而笑容更盛,伸手轻声招呼小药童过来,离自己近点,待小药童靠近后,轻轻抚摸着小药童的后脑勺,一脸慈祥的问道,“告诉师傅,谁又惹我家孩儿生气了?”小药童背着药箱,仰起头来,看着那张笑容满面的脸,气不打一处来,撅起嘴,“还不是师傅,都怪师傅。”小药童越说越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要是师傅能拿出真本事来就好了,就不会被其他人笑话了,弄的师傅走到哪被骂到哪。”小药童说着说着,有了大哭的迹象,驼背的老郎中赶忙安慰,好好好,连声答应小药童下次会拿出本事来看病。小药童转哭为笑,喜悦问道,“真的?师傅不准像以前几次那样骗我。”老郎中摸着自己胡须,笑呵呵的说,“真的真的。”得到肯定回答后的小药童背着小药箱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一扫之前的阴霾。老郎中看着眼前蹦蹦跳跳的小药童,打从心底里喜欢。从远处蹦哒回来的小药童牵着那老郎中的手,“师傅,走,去前面那个小镇,好像这次有戏台,说不定有你最喜欢的大青衣。”2.夜已深,刚从镇上集市看完北戏的老郎中与小药童二人便在镇上随便找了家客栈住下,一天的长途跋涉下来,小药童躺在床上后没多久就已经鼾声大作起来,睡得横七竖八,霸占了整张床,口中仍不断叫着老郎中的名字。驼背老郎中一人独自在房内的床边看着夜色,一人静静回味着白日里戏台上那一袭大青衣的风采,渐渐的入了神,只是从床上传来的呼呼鼾声实在是扰人雅兴。本来寂静的夜被一道雷鸣声打破,紧接着电光交错,豆子般的雨点突如其来的打在了这座小镇上,雨声密集,雷声隆隆,酣睡的小药童依然在床上没被惊醒,而此时的老郎中却选择了走出了屋内。站在房门外的老郎中看了看着那沉闷至极的天空,犹豫再三,走了出去。老郎中每向院中走出一步,天上雷声便大上一分,雨势便加大一成,老郎中的驼背便挺直一点。雷声轰鸣,闪电交织。奇怪的是小镇上并没有人被雷声惊醒,像从来没有打雷一般。待老郎中走至院中时,驼背的老郎中已不再驼背,挺直了背脊,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身上,身上的衣衫被雨水打湿的黏在一起,垂立向下,原本沟壑纵横的脸像面皮一般被雨水冲刷落地,露出一张只存在于习武之人家中挂像上的脸庞。天雷似被挑衅了威严,雷声再盛。本来站立在地的老郎中双臂大张,此时在雷声轰鸣中缓缓升空,渐渐的成了空中的一个黑点。离地百丈!雷电交加之夜,有人凌空而立!……小山村,山顶草房。小十一因为听信十一仙人的话,读书才能学会武功,所以日日挑灯夜读,把自己读到睡觉了就在桌上趴着睡觉,醒来又继续读书,而十一仙人只是负责教导小十一日日读书,为小十一解惑书中内容,二人便待在了山顶的这个草房内,不过草房旁有一座小坟,无名无姓,当小十一问其来源时,十一仙人也是136 - 副本.png闭口不答。深夜,小十一趴在桌上睡着,口中还在呓语圣贤书中内容,十一仙人刚往小十一身上披了件毯子以防着凉,突然心生感应,整理下衣襟,衣袖左右各拍两下,郑重其事的往北方大作一揖,迟迟不肯起身。3.京城有个不同寻常的茶楼,这个茶楼没有招牌,也没有名气,所处地角也不是特别热闹之处,也没有负责招待的小二,但不同寻常的是来这里喝茶的角色。每次重要朝会过后,都会有朝中各党各派的头脸人物来这茶楼里聚上一聚,多年来,支持二皇子的南燸党和支持大皇子的北浠党便常常在这里碰头,六部尚书里除了担任礼部尚书同时兼任京城书院山主的老头儿不愿苟同之外,几乎都会来这喝上一两杯,若是这些个尚书聚会之时旁边带些个后生参与来此,各位朝中大佬就心知肚明,这些后生便是将来交接族中权力的人物。多年以前萧皇后的萧党也是这茶楼中的一员,但是自从那祸害王玄策到了东南之后,将权倾东南的萧党整治得像自家孙子一样,萧皇后也渐渐断了与曲水萧家的联系,没了萧家支持的萧皇后,萧党也渐渐式微,这座茶楼里萧党的势力话语权也越来越小,随之而起的是以吏部尚书为首的北浠党和兵部尚书执牛耳的南燸党。天下之事,本来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人对萧党怀有同情,萧党面对罪魁祸首的王玄策也只能在背后骂娘,始终无可奈何。今日的茶楼依然是朝中大佬云集,光是六部尚书便来了四位,朝会中没有说完的事,拿到茶楼这座小朝会里来说。但就是这样的茶楼,今日里来了个不应该来的人,范平平。4.范平平原本是兵部右侍郎范荃之后,正儿八经的名门将种之后,但因为自己的名字像个女子,小时候没少被别家孩子笑话,每次被笑话的范平平总要通过自己的拳头来找回场子,出门后都是鼻青脸肿的回家,但只有这样,再也没有孩子敢当面嘲笑他的名字。天启末年,范平平在束发之年,参与过英华殿的武试,在太祖皇帝面前击溃天下八方的挑战者,摘得武状元的名号,之后更是拒绝了家中长辈的官场铺路,毅然入伍,参与了燕云十六州之后的几次收官之战,本来军中将领都以为范平平从此便平步青云,连范平平自己也那么认为。可现实给了范平平一巴掌,每一次封赏都被蓝玉将军压了下来。军中各人自然不敢对如日中天的蓝玉将军提出异议,当年不谙世事的范平平自然不信蓝玉能够在军中一手遮天,一次又一次的建立军功,一次又一次的碰一鼻子灰,最后心如死灰出于无奈,转投朝中兵部门下,而蓝玉将军却偏偏与这个年轻后生作对,把范平平生生摁死在了兵部员外郎这个位子上,十余年来未进一步,与同是朝中青年将领的李长善形成鲜明对比。端坐在椅子上的兵部尚书祁孚看见眼前这个已不再年少的范平平,心中也五味杂陈,当年这青年转投兵部,他爹也是身居右侍郎之职,再怎么也要照拂一二,可是蓝玉将军发话下来,谁也不会为了一个大器未成的年青人去得罪一个军中大佬,就算他爹右侍郎再怎么干着急也没用,就在范荃也觉得范家无望时,得到消息来,蓝玉将军死了!“所以我今天站在这里。”范平平挺立在大堂中央,环视周围坐在椅子上的各位朝中重臣。范平平他爹范荃虽然身居一部右侍郎的高位,但在这种地方也有点不够看,这种地方也不是范右侍郎能够想来便来的地儿,就是这种容易祸从口出的地方,每一句话都需要仔细品味。没人接话。兵部尚书祁孚轻吹手中的热茶,缓缓喝下去,吏部尚书潘世安闭目养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余两部尚书正襟危坐,其余诸人仔细观察站在堂中的那名男子。两位执牛耳的人物没发话,就没有人敢说话。在场的都在朝中身居高位多年,没一个是愣头青,一个个都活成了人精,都对蓝玉这次长城关外对元人小王子最后一战当成了蓝玉将军的收官之战。功高震主而死,何其悲凉,可这位堂堂的帝国双壁之一的蓝玉将军明知不可为还依然前往关外,为中原换来了二十年的安宁。蓝玉将军最安宁的结局是在三天后的圣上诞辰上告老还乡,还可换一个大大的美名,可谁也没想到,老蓝玉最后自尽于武胜关内,令人唏嘘不已。蓝玉将军自尽的消息虽还没传开,一经传开,必定震动朝野,可哪里避得开这些消息灵通的大臣,所以这些大臣最关心的问题是蓝玉将军死后,谁来填补那个白马义从领将的空缺,成为继蓝玉将军的下一个白马将军,白马义从这把剑太锋利,不可对着自己,所以要尽力拉拢,大多人都准备之后大力拉拢李长善,最不济也不能与其作对,李长善经蓝玉将军十余年手把手教导,跟随白马义从多年,早已在白马义从中有了一定的威信,白马将军看似就是李长善的囊中之物。茶楼里的事情从来没有逃过圣上的耳目,茶楼里的人从来都知道,所以有哪些人来到这里,都有定则,帝王心术,岂敢揣测。但此时范平平突兀的站在这里,这又代表什么?范平平多年以前早就投了萧党,现在站在这里是圣上的意思?萧党复燃是为了制衡南燸党和北浠党之间的争斗?被蓝玉将军压制多年的范平平,趁蓝玉将军死后来到了这座茶楼。站在大堂中央的范平平看周围众人都沉默不语,这位年少成名,后经多年在兵部员外郎这个位子上沉淀多年的范平平笑了笑,抱拳弯腰作揖道,“请诸位大人助我登上那白马将军之位。”声音虽小,却振聋发聩。范家有子,名范平平。不甘平平的平平。武胜水泥毯武胜水泥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