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13730537272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李经理
phone:
13730537272
QQ:
13730537272
ADD:
河北衡水

杭州新型水泥毯

author: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3-21 11:56:04

本文由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犍为新型水泥毯相关内容。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专业提供中原新型水泥毯,管城新型水泥毯,二七新型水泥毯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的产品服务被广泛应用于其专属行业,市场覆盖率高,售后保障良好,质量高,价格低。

犍为新型水泥毯导读

开拓西南 朗诵:Karajan Hu来自丝路春秋00:0000:50

自张骞出使西域,起于汉都长安,穿行河西走廊,西出玉门、阳关,分天山南北,翻越葱岭,远达中亚,这条绵延西北方位的商旅征途,是人们关于“丝绸之路”的第一印象。然而,在中国西南层峦耸翠的横断山脉地区,存在着一条活跃于民间商旅的“蜀-身毒道”,至少近两个世纪而不被中原所知,它纵贯川、滇,出联缅、印,延伸至东南及西亚,是历史文献所记载最早出现的中西交通纽带。

时间跨度:公元前126年-公元前109年

地理跨度:今四川西南至云南中部地区

“臣在大夏时,见邛竹杖、蜀布。问曰‘安得此?’大夏国人曰‘吾贾人往市之身毒。身毒在大夏东南可数千里...’以骞度之,大夏去汉万二千里,居汉西南。今身毒国又居大夏东南数千里,有蜀物,此其去蜀不远矣......”(《史记》卷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传)

Marching SeasonYanni - In Celebration Of Life犍为新型水泥毯

历经坎坷返抵长安的张骞,一番有关身毒国(今印度东北部)的大胆推测,让急于联络西域、孤立匈奴的汉武帝喜出望外。相比穿越北方匈奴势力覆盖地域的巨大凶险,立足汉王朝在西南夷地区的经营基础,打通蜀地-身毒-大夏的通道,理应代价微乎而收益巨大。

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一批又一批的使节出发了,然而本以为轻而易举的开拓之路却荆棘丛生。先秦历代中原王朝对西南部族的征服压迫,在这片地形复杂的土地上,撒下了仇视疑惧的种子;加之担忧被北国蚕食鲸吞,更兼不愿失去垄断商道获取的丰厚利益。西南夷列国,大多采取抵制策略,长居险山深谷的凶悍羌人部族不断掠杀汉使团队,汉王朝历经数年开拓西南通路的努力步履维艰。

滇池景致(图片转自网络)

高原的春色绚丽而绵长,如茵绿毯铺满了起伏环抱的苍山,一镜碧澈无尘的大湖镶嵌其中,沧浪袭袭、难望水涯,天光云影映照其上,渔歌互答驰游其间,蓑衣长楫,轻舟慢逐,沙鸥翱翔的湖光山色之角,遥遥可见矗立山腰的雄峻山关,那是滇国的王城所在。

石垒城头彩幡齐展,丝竹笙乐响彻街衢,甲士昂扬,土民携观,全城上下沉浸在迎来贵客的盛典气息,滇王尝羌隆重接待远道而来的汉使王然于一行。木府大殿之上,歌舞曼妙,推杯换盏,酒酣笑语正盛,滇王缓缓开口道:“近闻贵使跋涉千里,欲通我族世土,以达掸邦、身毒,其志大矣,尝羌钦服。”汉使揖手说道:“承蒙王上善留。大汉之志,联西域以驱匈奴,今借贵国道,若行通联事成,则汉滇无距,岁货不绝,两国之大幸。”滇王哈哈大笑:“贵使所言诚为悦事,吾当务力全之。我滇立国久矣,民附兵强,今贵使见闻,敢问,汉孰与我大?”汉使诧异,继而莞尔一笑道:“贵国强盛,雄列蜀中西境,大汉敬服,以臣观之,两国堪为友邦。”滇王以为汉土与之相当,喜笑颜开,当即约定派遣熟识地形的羌人向导,协助汉使开拓通路。

尽管滇国愿意相助,但顽固的夜郎、且兰等势力敌意依旧,刻意阻挠。与此同时,自秦军南征以来而称霸岭南的南越国,以一系列举动不断挑衅汉朝意图辖制南方的宗主地位,直至丞相吕嘉公然发动叛乱,终于引来了汉武帝决意永除祸患的平叛大军。

汉军征发西南诸国兵马的诏书抵达且兰,且兰国君惟恐汉廷藉此调离、消耗己方军力,以此报复曾经阻绝汉使的旧怨,而周边垂涎已久的敌国也必然乘虚而入。一番权衡,且兰遂起兵反叛,攻汉之犍为郡,太守措手不及,城破身死,蜀中顿时陷入大乱。

牂牁江峡谷(图片转自网络)

阴雨霏霏,浊浪穿谷。一支异常沉默的部队正沿牂柯江奔向南越。这是由巴蜀刑徒编制而成的远征大军。犍为郡的告急文书与太尉手令同时抵达,统领的八校尉当机立断,大军即刻调头,扑向蜀中。在汉军迅猛凌厉的攻势下,且兰军队从犍为郡一路败退回本国境内。犍为新型水泥毯

及至南越国灭,各路汉军乘势涤荡西南夷族,长期遮绝汉使的且兰、邛、筰等国纷纷败亡,以夜郎为首的西南夷诸侯震恐不已,纷纷表示愿意臣服,上请汉廷委派治吏。由此,汉王朝在西南地区建立起牂柯、越雟、沈犁、汶山、武都等郡治,开启了对这片土地的有效管辖。

汉武帝再派王然于出使滇国,乘汉军席卷西南兵威之势,规劝滇王入朝称臣。正当滇王尝羌犹豫不决之时,滇国东北的劳浸、靡莫两部族坚决不肯俯首听命,纵兵发难,攻杀汉使。最后的耐心终于耗尽,元封二年,中郎将郭昌、卫广统帅巴蜀汉军,疾风惊雷一般快速突击,顷刻之间击灭劳浸、靡莫,随后兵临城下,驻军滇池。

出于对滇王曾善待汉使的回报,尝羌终无性命之忧。然而此时的政治价码已经大幅提高,尝羌不得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向汉廷请降,举国并入汉土!武帝大悦,下令统合西南五郡,设立益州郡,并赐尝羌滇王王印,命其继续抚慰教化羌民。

暴力征伐终究不能获取民心,遁入高山深谷的昆明部族延续着仇视,不断地杀掠袭扰使节商队,迫使汉朝的西南之路最终也未能顺利通联大夏,当西北河西走廊完全掌握在手,西域都护府成功设置之时,这条开拓未竟的通道,也在朝堂君臣的脑海中渐渐遗忘。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汉郡设立,土民归化,西南羌族势力割据一方的历史自此终结,以云南为核心的西南边陲,开始正式纳入中央帝国的煌煌版图,千秋功业,彪炳史册。